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林少阳的博客

香港知名投资理财专家林少阳独家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覆杨绛老师—读《走到人生边上──自问自答》后感  

2009-02-17 13:20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敬爱的杨绛老师:

 

晚生刚读完老师的《走到人生边上──自问自答》,因应「结束语」的邀请来给予一点意见的。冒昧写信给你,并非不自量力地相信自己发现甚么大道理,是老师未曾思考过的,只是受到老师以自身生活体验,真诚处理生存价值问题的态度所感动,坚信每个人的经历都有可取的地方,纵然用处是多么的渺小,还是比甚么也不做好罢?

 

关于生存这个大课题,没有足够的人生体验,未经历过痛苦的试炼,不大可能得到深刻的答案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你要求「聪明的年轻人」向你提意见,相信亦不会抱太大的期望。既无期望,希望本文亦不致令你太过失望。纵然如此,面对不可知的未来,我们就像身处黑房,只能透过自己的四肢及听觉,感受周遭的环境,个人的经历始终有限,难以摸清全象。相信这亦是你鼓励后辈参与讨论的原意吧?

 

我第一次认真地思考存在价值问题,是在十多二十年前。那时的我,是一个感情未有着落,刚入读大学的穷书生。当时的香港社会,正在努力追逐物质──不追逐物质生活,港人还有其它的生活寄托?对于这个物质生活处于社会底线边缘的年青人,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考验。我是否应该参与这场竞赛?为甚么应该(或不应该)参与?如何参与?我凭甚么与别人竞赛?若不跟随群众来这一套,人生又有甚么其它的追求?

 

天地不仁 人生实苦

正当自己非常迷失的时候,我读了一些存在主义的著作,觉得非常受用。存在主义认同老子「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」的人生观,亦与你的「人生实苦」的观照相呼应。人生下来,可能没有任何预设的人生价值等我们去追求实现。一个器皿,之所以被称为「容器」,并非先天存在着这个容器的形象,只是我们将之用作盛载物品,才产生了杯、碟、碗、盘、砵等等概念。当我们见到不义的人享受成果,诚实的人受尽痛苦的时候,难免会心理失去平衡。然而,那只不过是我们想当然的想法,认为这个世界本来不应如此。当自己的想法与现实不相符的时候,难免令人痛苦挣扎。然而,若我们真诚接受了存在本来就是虚无、荒谬及没有意义的,并能安然处之之后,便会顿觉心境豁然开朗。我们不能改变命运,却能改变我们面对命运的态度。不记得是谁说的,我们与其咒咀黑暗,不如点起烛光,照亮黑暗,即使烛光光线微弱,而且一瞬即逝,黑暗很快重新掌权,起码那瞬间的光辉却长存于记忆之中。然而,这一点点的「烛光」,又是甚么呢?

 

我读的中学,是一家教会学校。正如你的经历一样,我接触了很多身为教徒的老师,他们的身教令我感受到他们身体力行的信仰,只是智性上还是接受不了《圣经》那些令人难以信服、甚至是新旧约圣经前后矛盾的故事。或者,这个世界真有上帝,但不一定是旧约圣经描述的模样。耶稣基督的舍身成仁的精神,最感动人。然而,如果我们硬要将基督教的圣父圣子圣灵奉为三位一体的唯一真神,会否霸道了一点点?事实上,正如你文章描述的一样,我所认识的很多牧师神父,都是没有一点霸气,反而是极之和蔼可亲的谦谦君子,他们身体力行的,是基督的舍身精神,多于「我是唯一」的霸气。当年的十字军,与现代基督教政府的霸权主义,却表现出另一套完全不同的逻辑。若真有神,而且祂是公正无私的话,我相信上教会的不一定会上天堂;同样地,不上教会的,亦不一定上不了天堂。这让我有了不上教会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。

 

然而,教会的环境,让我感受到何谓爱与舍身的精神。无论这个世界有没有神的存在,而这位神又是否基督教所信奉的真神,对我来说已经不太重要,重要的是让我看到,这个世界的确有人能够身体力行,活出基督的舍身与博爱精神。我们思考没有逻辑思维不行,但是我对钻牛角尖的思想巨人,素来是不敢恭维的,生活是需要更多的切身体验,才来得真实,而且偶然还是需要一点「信心的飞跃」(leap of faith),才能让我们度过生命中的难关。

 

灵与肉 精神与物质

至于你认为人有灵魂,并罗列了大量的亲身体验作为左证,晚辈信以为真;对于你认为灵魂必须受到锻炼,质量才会得到提升,那大概已经是个人信仰的问题,亦已经越出个人的经历所能够感悟。对于人有灵魂的说法,我有以下的亲身经历。

 

晚辈童年时,曾于某夜「看见」一位身穿白衣的长者站立床前,当时好奇地唤醒了熟睡中的母亲,吓得母亲不知如何是好,只安慰我说她甚么也看不见。或者我当时是做梦罢,亦已事隔多年,难以肯定当时所见为何物。另一次的经历,却令我大惑不解。那大约七、八年前的事,当时祖母及祖父于一个星期内先后过身,我刚从家乡潮州奔丧回港,晚上七时半左右收到一个电话,电话筒内一把熟识的声音,自称「二姨」以家乡话说道:「阿弟,叫你阿爸听电话。」我用潮州话答她:「阿爸还在家乡,请你改天再打电话给他。」然后匆匆挂断电话。那一把声音,分明是祖母的二姐,即父亲的二姨母,可是她比祖母还要早好几年过身了,她怎可能可以打电话给我们呢?香港虽然潮州人多,要一个老人家打错一个电话给另一个说潮州话的家庭,并非不可能,却有相当大的难度。即使这些都是巧合,那又怎可能会是一把我熟识的声音呢?因此,我不得不得出以下的结论:那大概是二姨婆的灵魂,感应得到妹妹与妹夫即将与她团聚,情急之下向在人世的亲属打探妹妹的下落罢?电话断线之后,我百般滋味在手头,为自己没有与她多谈几句而心生歉疚。

 

很可惜的是,即使我们知道灵界的存在。我们对于死后的「生活」却一无所知。正如你所说,「有关这些灵魂的问题,我能知道甚么?我只能胡思乱想罢了」。我以上的经历,亦可能只能胡思乱想罢了。结果,我们仍然不得不接受孔子的教诲:「未知生,焉知死」?我们在尚未离开人世之前,唯一可以做的,只能「好好过活」,而事实上,这对很多在世的人来说,已经是不可能的任务。

 

我根大部份凡人的想法一样,不敢对生命过份奢望,亦没有改变人类命运之志,只想自己及身边的人,生活过得愉快一点。即使是这一点点小小的愿望,有时候还是力有不逮。然而,我不断的提醒自己,幸福只是一个主观的感觉,并不能用物质来填补,亦不能量化,即使我们生活是何等的不幸,只要感觉幸福,我们的生命就会幸福起来。而我相信,我们每个人若能真诚对待自己,定当知道怎样的生活态度,才能得到幸福的感觉。在很多旁人眼里,老师已活出精彩的人生,亦为很多身边的人,在黑暗中照亮了他们的生命。

 

我们只有在孤独的时候,才能够深刻反省人生。偶然的孤单失落感觉是必须的,因为正如老师说,苦难的人生才能让我们的灵魂得到充份的锻炼。我想跟老师说,你我虽然年纪及经历都大不相同,我们仍然有一些沟通的余地,何况是跟你更紧密接触亲友,即使不少你的至亲已经离世,你的路途其实并不孤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07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